语文之大 竟容不下一篇爱情作文

发布日期:2019-08-12 08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青年报(王学进)近日,广州某中学的一名网名叫vergilius的学生在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,讲述班上同学的遭遇:语文老师要求他们写一篇文章,2018白小姐图库。“内容不限,但思想要健康。”一名同学刚好失恋,就以“爱情”为题抒发感受。在vergilius看来,同学的文笔很优美,“是一篇优秀作文”,没想到的是,老师的评语竟是“内容不健康,思想低俗”几个红字。“莫非要赞扬伟人,赞扬老师才算健康?”vergilius的困惑引起了不少中学生的共鸣。(《广州日报》4月22日)

  此刻我的脸在发烧,这位老师的评语也曾出现在我的笔下。做语文老师那会儿,有好多爱情作文被我以相同理由给枪毙了,虽然当时也确实惊叹平时不那么会写作文的学生,一旦写起爱情来就判若两人,感情真挚,内容饱满,文笔优美,但职业习惯告诉我,我不能给他们判高分。理由很简单,那会被人看做是在助长学生的早恋倾向,校方、家长和整个社会都不允许。现在回过头来想,我吃惊地发现:论学科教学的内涵之丰富、外延之广阔,没有一门学科堪与语文相比的,但遗憾的是,以语文之大,竟然没爱情作文的一席之地。

  尽管在作文教学中,老师以手中掌握的给分及评语大权,限制学生写爱情作文,刻意要在作文教学中持守一方爱情真空,但这不等于说,爱情就不存在于校园。除非教师蒙起眼睛,否则就不能无视它的存在。可现实是,包括语文老师在内的所有教育工作者,对待学生的感情问题,大多处之以下几种方法:一是掩耳盗铃,自己不见也就以为根本不存在;二是粗暴干涉,强令压制;三是极力丑化爱情,教育学生爱情是肮脏的东西,就如上述这位老师那样,批爱情作文为“内容不健康,思想低俗”。

  事情的可悲之处就在这里,教师本身不敢去正视现实,还要号召学生去写有真情实感、内容健康的文章,而按照老师预先设定的真实标准,只有当作文主题确立在爱国、爱党、爱领袖等大词上,才能确保内容健康,也才能写出有真情实感的文章。而事实恰恰相反,学生从小学甚至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,接受的就是这类高大全式的教育,他们对这类大词所表征的崇高感情早已稀释了,一提起这类大词,反而会产生抵触情绪和反感心理。但我们的老师偏偏要他们写这类崇高题材,而且还要写得真实感人,这不是逼他们感情造假和作伪吗?

  当然,我这么说,不是鼓励学生去写爱情作文,而是希望老师不要去丑化爱情,更不要在高考等重大考试阅卷中将爱情作文列为“内容不健康,思想低俗”。爱情是美好的,在语文教学中给它有一席应得之地。